“都市碎戏”《逃犯-记者》之一

笔名情感语录2022-04-15 17:14:390

“都市碎戏”《逃犯-记者》之一

《逃犯——记者》

剧情梗概

三年前,他误伤人命逃亡在外,从蹬三轮车到受聘电视台做摄像记者,从逃避警方打击到出入公检法系统采访……,身份的转换,没能让他走出负罪的心理阴影,更没能让他逃出警方的视线。

人物表

柳小阳:原名周敏,25岁,柳大妈的独子,新闻系毕业,爱好文学,三年前负命案潜逃,改名换姓为柳小阳(曾经是笔名),后来成为某电视台的摄像记者,简称“阳”。

胡所长:市公安局城区派出所所长,三十五岁。曾经是柳小阳的被采访对象,也是负责柳小阳杀人案的办案警察,简称“胡”。

李阗:柳小阳的女朋友,19岁,护士,天真、善良,是柳小阳灵魂的拯救者,简称“阗”。

柳大妈:五十岁,柳小阳的母亲,寡居在家,她含辛茹苦把儿子养大成人,供给上了大学,简称“妈”。

高军:三十岁,电视台编辑,柳小阳的同事,简称“军”。

毛蛋儿:三十岁,被害人,吸毒者,小混混儿。简称“毛”。

另外:同学甲、乙;修车的老大爷;警察甲、乙。

正文

01 小巷 外/夜 阳、警察甲

阳慌乱地在小巷里奔跑,不时地回头向身后张望。

阳猛然站住脚步。

警察甲面色冷峻地站在前方。

阳一脸的惊恐,拧身往回跑。

突然警笛声大作,一付锃亮的手铐晃动在阳的眼前。(特写)

阳惊惧的面容。

推出片名:

《逃犯——记者》

02 出租屋 内/日 阳

凌晨五时许,阳枕头旁边的手机声响,铃声和警笛声非常接近。阳满头大汗,在床上剧烈地扭来扭曲。

阳从梦中惊醒,惊恐地望着手机。

阳喘着气,镇静下来,望向墙上的石英钟。

石英钟的指针正指向五点半。

抓起手机接听。

阳:喂。

(画外音)军:小阳,有个紧急采访任务,你在六点前一定要赶到台上来。

阳:六点?行,我知道了。

(画外音)军:抓紧时间,火车票已经买好了,七点半发车,你千万别误事。

阳:没问题,我现在就出发。

阳一脚把被子踢到一边,下床穿衣。

阳三两把洗完脸,开始在床头柜里找钱包,没有找着。阳连抽屉都没有关,又起身拉开写字台的抽屉翻弄起来。

阳在抽屉里找到钱包,塞进裤子口袋。

阳站在屋子里,很快地环视一周,转身出门,并随手带门。因为走得匆忙,用力过小,门没有带上,(门锁的特写)阳没有察觉,匆忙下了楼。

03 楼梯 内/日 阗

阗肩挎挎包,手里提着一包东西上了楼梯。来到阳的门前。

阗(敲门):小阳,我来了。(发现门开着,随手推开,进屋)

04 出租屋 内/日 阗

阗叫着小阳的名字进了门,看见床上凌乱不堪,感到非常奇怪。

阗(朝卫生间走去,嘴里嘟囔着):这人,上厕所连大门都不关。

卫生间的门半开着,里面并没有人。

阗回到卧室,发现衣柜的门大开着,一件衣服丢在地上,再环顾四周,顿起疑心。

阗(愣在屋里,自言自语):这咋回事?……

阗掏出手机,拨打阳的电话号码。

手机提示音: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。

阗(满脸焦急,看着被拉开的抽屉):这不会是被盗了吧?

阗犹豫了一下,又拨打了110。

阗:喂,是110吗?

05站 外/日

一列火车缓缓启动,出站。

06 出租屋 内/日 阗、警察甲、乙

两个警察来到阳的出租屋,阗向警察介绍情况。

警察开始勘查现场,警察甲拍完照,仔细观察门锁……。

警察乙走过来。

警察甲(对乙):哎呀,你看这好像不是撬开的。

警察乙(低头看):嗯,好像不是的。队长,那边还有情况。

警察甲:好,进去看一下。

二人进了里屋。

警察乙(手里拎着一小包类似白色粉面的东西):队长,这是刚才从床底下发现的,你看,像是K粉。

警察甲(举起来对着窗户端详):嗯,就是的。可事情可严重了,快收起来。

警察甲小心地拿着小包走了。

警察甲从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一本红色的毕业证,随后又翻出一个身份证。

警察甲(打开毕业证,和身份证对照起来,觉得奇怪):柳小阳?周敏?嗯……

07 城区派出所 外/日 阳、军、胡

阳和军采访结束,站在车旁和胡告别。

胡:二位记者,这一路辛苦你们了,非常感谢。

军:没事,胡所长,你不要客气。如果再没啥事,我就跟小阳回台上去了。

胡:好,我让小王把你俩送一下。

军:行。

胡:那你俩在这儿等一下。

军:那就太麻烦你了。

军上了车,阳也准备上车。

胡转身回办公室,这时,警察甲跑过来,在胡的身旁耳语了几句。

胡神色一惊,用眼光向阳示意了一下。

警察甲点点头。

胡(扭过头):哎,柳记者,高记者,你俩请等一下。

阳惊疑,下车。

胡回到军、阳跟前。

胡(对军):是这个情况,有个事想叫小柳配合一下,你先走,回头我再把他送回去。

军:那是这,小阳,你先在这儿等一下,咱台里还有急事,我先回,对吧。

阳:行。(把肩上的包交给军)

胡:那高记者,再见。

军:拜拜!

胡面向阳:走,柳记者,咱到我办公室去坐一下。

阳:好!

08 所长办公室 内/日 柳、胡

阳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挑着二郎腿,悠闲地抽着烟。

胡和警察甲走进来。

胡(面色沉静):是这,小李,你把他带到审讯室,我随后就到。

警察甲:行。(面向阳)走。

阳(一脸的惊愕):审讯室?

09 审讯室 内/日 胡、阳、警察若干

胡和警察甲审讯阳。

胡(猛地把桌子啪的一拍):柳小阳,你知道我叫你来有啥事情?

阳:胡所长,我能有啥事情,有啥事你就问么,还这么正式。

胡:你还不老实交代,我真想不到,我的朋友竟然是这样的人。咱们也不是外人,我也就不用跟你绕弯子了,我希望你把以前的事情如实地交待出来,你说出来和我说出来是完全不同的性质。你有啥事?

阳:我没有啥事情。

胡:你还不想说,我实话告诉你,没有一定确凿的证据,我不会把你叫到这个地方来!尽管咱们是老朋友,我还是要公事公办,希望你什么事情都不要隐瞒,实话实说。你先冷静地思考一会儿,然后再回答我的问题。

阳低下头,好一会儿,又抬起头来,神情出奇的冷静。

阳:嗯,我想好了,你问吧。

胡(笑了):那好。姓名?

阳(顺口):柳小阳。

胡(抬起头):我问的是你的真实姓名。

阳(愣了一下):噢,我叫周敏。

胡(点点头):年龄,出生年月?

阳:二十五岁。

胡:籍贯?

阳:咸阳市。

胡:家里还有什么人吗?

阳:家里只有我妈一个人,我已经有三年没回去看她了。

胡(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):好,那你现在交代一下你的问题。

阳(低下头,呆呆地望着胡):唉,其实只要我不承认,也许这世上再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这件事的真相。

胡:周敏,我告诉你,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”,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”!

阳低下头。

胡向警察甲示意。警察甲开始准备笔录。

阳(抬起头):能不能给我一杯水?

胡用眼神向警察甲示意了一下。

警察甲起身,出去,过了一会儿,端着一杯水回来,递给阳。

阳(喝了一口,舔舔嘴唇): 我杀过人!

胡和警察甲吃了一惊,警察甲放下手里的钢笔,和胡对视了一下眼光。胡掏出打火机,“啪”的一声打开,点燃一支烟,吸了一口。

胡(故作镇静):好,说一下你的事情经过吧。

阳(回忆):那年夏天,也就是2000年的六月,我毕业前夕……

10 某大学附近一家卡厅 内/夜 阳、同学若干

(闪回)阳和同学聚会,有的在喝酒、有的在谈笑,有的在相互留言……一个同学拿着话筒正在唱《涛声依旧》,歌声音量渐渐降低,成为背景音乐。

阳坐在沙发上和几个同学在聊天。阳鼻梁上戴着一副眼镜,显得文质彬彬。

同学甲(问阳):听说你跟晚报社已经谈好了,马上就要上班了,真羡慕你。

阳:没有啥羡慕的。

乙:咱们班上二十几个同学,就你找工作顺利,工作也好。

丙:你是咱的大才子么,不管到了那里都会吃香的。

阳(腼腆地笑了一下):也没有啥,多亏了那些发表过的文章,人家总编比较看重,叫我七月初就去上班呢。

同学甲:来,让我们干一杯,为周敏找到好工作。

11 卡厅外(大街上) 外/夜 阳和若干同学

阳和同学们走出卡厅,互相分手,道别。

同学甲:好,咱们就在这儿分手吧。

同学乙:到了单位及时给我打电话,有事勤联系。

阳:没问题,没问题。

同学丙:“勾富贵,莫相忘”!

阳:好,常联系,我到那边去取自行车,再见。

12 二环路上(大街上) 外/夜 阳

二环路上人少车稀,阳骑着自行车悠悠地蹬着。

阳正骑着车子,忽然觉得有些吃力。

阳停下车子,蹲下身子看了看,原来轮胎上扎了一块玻璃,

阳(嘴里嘟囔着):咋没气了。

阳只好起身,推着继续往前走。

13 十字路口(大街上) 外/夜 阳、老

路边的路灯下有一个修自行车的老头。

阳把车子推过去

阳:老师傅,这补个带得多钱?

老:一块五。

阳:行。(给撂了一块五毛钱,把车子锁了,钥匙给了老)

阳:那我不管了。

老(连头都没抬):噢,好,行,你先走。

阳于是走了。

14 路灯下(大街上) 外/夜 阳、毛

阳独自一人继续朝前走。

毛敞开着上衣蹲在路旁的阴暗处,等阳走到跟前,猛然站起来,把阳挡住了。

毛(冲阳):哎,伙计,喔,喔,到商贸学院咋走呢?(用冷眼朝阳上下打量)

阳:经贸学院?在那一块呢(举手给毛指示)。拐过这个弯儿,在田家湾那一块儿呢。(看事色不对,说完赶紧走开)

毛(提高嗓门,很不客气地):田家湾,田家湾在哪儿呢?

阳(站住):你顺着这路走就行了。

毛(冷不防喝道):哎,你过来!过来,你过来呀!

阳(回过身):咋了?

毛(上前一把抓住阳的领口,向上一提):你这人咋是这么?到底咋走嘛?你给人说清么,说话这么躁地?!

阳一看来者不善,扭身就要走。

毛:咋了?没挨一砖还拍不醒?

阳(用当地方言):哥们,有话好说。我就在那块儿的学校住着

毛(笑):兄弟,伙计这两天手头有点儿紧……

阳(赶紧把自己的几个口袋翻出来给毛看):我刚出来,身上没装钱。

毛:没装钱,看你这一身,也值不少钱呢。(上前抓住阳的领口,要脱阳的衣服)

阳(一看这阵势,有些害怕,手开始发抖):你要钱,钱在宿舍放着,我给你取。

毛:我看你还不老实!(扭住阳的胳膊)

阳(挣扎着):干啥?你干啥!

毛(咬牙切齿):干啥?你掏不掏?

阳(佯装服软,赶紧讨饶):兄弟,有话好说,你要啥我给你掏,不就是钱的事么。(就在说着话的当儿,猛然挣脱毛的控制,撒腿就跑)

毛撒腿就撵。

毛:跑,我叫你给我跑!

毛拦住阳,两个人纠缠在一起。阳大声呼救,并用力把毛摔倒在地。

毛(从地上爬起来,手里多了一把刀子):你敢喊叫,小心我要了你的小命!,毛向阳步步紧逼,阳步步后退,突然跌倒,毛趁机扑了上来。两人在地上扭打在一起。

忽然,毛“啊——”一声惨叫,身子一软,慢慢地倒在地上。

阳丢开毛,惊恐地看见毛的身下一摊鲜血。

阳不敢犹豫,赶紧慌张逃走。

15 审讯室 内/夜 胡、阳、警察若干

(闪回)胡接着审讯,阳继续交代了

阳:我连自行车都没敢取,一路小跑,直接回到了学校。

胡:你咋知道你杀了人?

阳(沉思了一下):能不能给我一根烟?

胡打开打火机,点燃一支烟,吸着,递给警察甲。

警察甲起身隔着铁网递给阳。

阳起身接过,重新坐下,狠狠地吸了两口烟,继续交代。

阳:那天晚上我回到学校,没有太在意,也没有给谁说,心想,第二天抽空儿把自行车取回来就行了……。第二天下午,我送同学离校,几个同学无意之中谈到……

未完待续

得了癫痫病是不是没法救了
癫痫病治愈多少钱
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在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