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菊韵】花样年华(小说)

笔名亲情散文2022-04-25 09:29:270

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时,庄小婉正在恶梦中挣扎。当看到电话号码的时候,她的心里‘咯噔’一下,跳动得格外厉害起来。

“喂,小鸫么?有什么事……”庄小鸫是她的弟弟,刚大学毕业,还没有找到工作,闲在家里。这会儿给她打电话,一定有什么事情。

“姐,爸爸住院了……”电话那头,庄小鸫的声音有些急迫,也有点沙哑,显然没有休息好。

“啊,爸爸怎么了,前几天不还好好的吗?”一听爸爸病了,庄小婉一下子急了,有些语无伦次起来:“怎么回事,小鸫,快说话呀?”

“突发性心脏病,已经抢救过来了,只是 ……”庄小鸫似乎在犹豫,不知该不该和姐姐说。

“只是什么呀,你倒是说完啊,怎么拖拖拉拉的,真是急死人了。”庄小婉有点生气,这都什么时候了,小鸫还说话半句,这不存心让她着急。

“姐,你能不能过来,爸爸想你了……”庄小鸫的话,一下子让庄小婉沉默了,“爸爸没有明说,但他昏迷中,一直叫着你和小浩的名字。姐,你就带着小浩,来看看爸爸吧,这么多年了,爸爸心里的结,肯定早已解开了。”

“姐,难道你还在生爸爸的气么?”见庄小婉一直没有说话,庄小鸫低声地问道。

“啊,说什么呢你?是我对不起他们,要原谅也是他们原谅我。”庄小婉怕弟弟误会,赶紧回答,“爸爸现在脱离危险期了吧?需要钱吧,你等我下,我给你打点钱过去。我还得去接小浩,也许,看到小浩,爸爸会开心一点吧?”庄小婉弱弱地说道,与其是在对弟弟说,倒不如说给自己听的。她知道,自己对他们的伤害,不是一句两句话,就能弥补得了的。

“嗯,不用打钱了,这次因为有医保,家里并没有用到多少。也不急啊,姐姐,还有几天小浩就放假了,你去接了他一起过来吧。我们一家人,也是该团圆了。”似是听出了庄小婉话里的内疚,庄小鸫安慰她道。

“嗯,你要帮姐姐照顾好爸爸啊,还有妈妈,都还好吧?”

“嗯,妈妈身体还好,就是想你了,时常看着你的照片,一个人偷偷地哭呢?”发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,庄小鸫接着说道:“总之,你快点过来,别的也不要多想了。我现在有事了,回头再打给你啊。拜。”

“拜,……”怅然地挂掉电话,不是庄小婉不想继续追问,只是她知道,现在问什么,弟弟肯定也不会多说。倒不如收拾好心情,去接了小浩,一起去看看他的外公。自从离开那里,父母亲一直在外漂泊,靠着打工,下苦力挣钱过活。因为她的任性,父母一直无颜回去,爸爸更是一直不肯原谅她。妈妈嘴上没说什么,就算是想她,也得照顾爸爸的情绪。要不是因为一直有弟弟的QQ,两人也一直保持着联系,小婉都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。她能够做的,也只是平时偷偷地给弟弟寄点钱过去,让他好好读书,照顾好爸妈。可是,谁知道积劳成疾,爸爸却住进了医院,如果爸爸的身体有什么事情,小婉觉得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庄小婉忽然想起,应该马上告诉小浩这个消息。她看了下手机,这会儿小浩已经上课了。得等到中午,吃饭时间再打电话。只是,她这会有些坐不住了,她现在只是希望,能够马上去到东莞,那是父母打工所在。她的爸爸,现在正在医院抢救,虽然小鸫说已经脱离危险,但心里还是忍不住要担心,她又怎么坐得住?

“铃……”电话再次响起,庄小婉连忙打开手机外盖,慌乱间差点把手机落地上。一看电话号码,居然是吴强的。记不得有多久没有接到这个号码的电话,在她给小浩配了一部手机之前,小浩有什么事情,都是用他爸爸的电话。可是,吴强这个时候打来电话,难道是小浩出了什么事?

“喂,……”接通电话,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,只是不确定是否小浩手机没电了,用的他爸爸手机。

“小婉吗?小浩在你那吧?”吴强语气有些焦急,把她当作了救命稻草的样子,却让庄小婉一下子呆住。

“小浩怎么了?他怎么会在我这里?”庄小婉感觉天快要塌了,小浩不会真的出什么事吧?

“小浩昨天没回家,今天黄梅和我去学校,结果他班上同学说他昨天就没去上课。”感觉到事态的严重,吴强挑重点说道:“通过老师找到几个和小浩玩得来的同学问了,都说小浩是去你那了。”

“昨天……你们昨天干嘛去了?”庄小婉生气地问道。小浩昨天就不见了,他们居然今天才去寻找。

“昨天,昨天早上小浩出门的时候,说可能去他同学家复习功课。我们也回家晚,怕他睡了,所以才……”

“所以,小浩现在不知道在哪里吗?”庄小婉感觉大脑一片空白,她有些无语,当初真应该把小浩接过来。这对夫妻,说得比唱的还好听,结果,弄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“小浩的同学一口肯定,说小浩就是去他妈妈那里了。”吴强还在解释,“我现在在去你那的路上,等到了我们再说啊。”他分明是以为小浩到妈妈这里了,直接就过来想抢人么?庄小婉现在更担心小浩,也懒得多说什么。直接挂了电话,找到张志国号码拨通,庄小婉现在只能找张志国帮忙,就像他一直以来所做那样。

张志国挂了电话就开着他那样吉普越野过来,接了庄小婉便向车站开去。接到庄小婉的电话,张志国只说了句“不要慌,我马上过来。”这让庄小婉很是安心,心一下子平静了许多。只是,在等待张志国的时间,她想起给小浩的手机打过去,结果没有人接听。这又让她有点慌乱起来,不过,最终还是忍住了眼泪,并没有哭出来。等坐上车子后,终于还是没有忍住,掩饰不住的担心写满脸上。张志国心中一痛,拍了拍庄小婉的肩,伸手给她系好安全带,发动车子,一加油门,车子猛地向前冲去。

快到车站的时候,吴强又打电话过来,听说他们去了车站,说他马上到。庄小婉并没有理他,挂了电话,看了看张志国,并没有说什么。张志国笑了笑,也没说话,自顾地开着车。只是没想到吴强这么快,他们刚到车站把车停下,吴强的车也正好开过来,停在一旁。

“你们好,”看到张志国,吴强的脸上带着一丝勉强的笑容。要知道当初,就是张志国帮庄小婉请的律师,为她争取到对小浩的探视权。不过他也知道,现在不是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时候:“我一路过来,并没有看到小浩。我们去站里问下吧?”他的语气明显地带着询问。

庄小婉一脸的茫然,看着张志国。她都不知道张志国为什么要来这里,只是本能地相信他。现在吴强这么说,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还是张志国点头,开口:“你和站里熟悉不,去查一下从昨天到现在,县城到达这里的所有到站车辆情况。”

“好,我去试试。”在张志国面前,吴强一点不敢抖他的官架子,他是从骨子里有点害怕张志国。事实上,当初要不是庄小婉考虑到为了小浩,拦着张志国,吴强可能连科员的位置都得抹掉。

让庄小婉就在车上坐着,张志国直接去了停车场转了一圈。回来后,一直不停地打着电话,庄小婉知道,他是在动员他的那些弟兄帮忙。打完电话,张志国上了车,对庄小婉笑了笑,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。然后发动车,一路向县城方向开去。虽然吴强说他是一路看过来的,张志国并不相信他的眼神。他觉得还是自己的眼睛更令自己信服。明白张志国的心思,庄小婉的眼睛也盯着窗外,她不想放过哪怕一点细节,让小浩在路上多受一点的罪。

他们的车在这条路上,第三个来回的时候,已是快接近下午三点。吴强电话来说,录像上没有线索。他通过一个朋友关系,调了县城开往车站的所有班次车辆,却一直没有发现有小浩的身影。张志国只是说知道了,叫他先回去,找到小浩后再和他联系。

挂了电话,看着庄小婉一脸的紧张与不安,张志国的眉头皱了下,“小浩不会坐车过来。”他一副肯定的表情:“小浩曾经问过我,当初你是怎么从县城过来的。”庄小婉一脸的不可置信,抬头看着他,后者点点头,表示是真的。

“小浩是昨天早上从学校出发的,算算时间,应该早已经到了。我们回去吧。”不等庄小婉说出心中担心和疑问,似乎很是肯定的,张志国从容地说道。而庄小婉听到张志国这样肯定的回答,不知怎的,一下子放松下来。不等她有更多想法,电话铃声响起,却是吴浩的声音。

“妈妈,你在哪里呀,我都到家半天了,你怎么还不回来?”电话那头,吴浩有些埋怨的声音传过来,却是庄小婉听到的最好听的音乐。

“小浩,你在哪里,家里?你在哪个家里?”庄小婉一时没有回过味来,反问道。

“妈妈不是不要小浩了吧,我都来了,你还问这问那的。”吴浩假装生气地,“你不要我我可走了哦。”

“不要啊,妈妈马上回来。”庄小婉着急了,看向张志国,后者早已把车开向庄小婉住宅小区。他的脸上,依然是浅浅的笑容,仿佛一切尽在掌握。

不知怎的,只要看到张志国那张随时带着笑意的脸,庄小婉的心便觉得安宁,不再彷徨不安。此刻小浩也有了消息,更令她整个地放松下来。望着专注开车的张志国,庄小婉突然想起十年前,她一个人逃离那个地方,独自来到这里。人生地不熟的她,身上甚至没有一分钱。现在的她,已然有了两间属于自己的门店,经营着不小的生意。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眼前这位开着车的男人。

当时的庄小婉仅差两个月19岁,却已生下了吴浩,是一位标准的未婚妈妈。当初毅然选择离开县城,一个人孤身来到小城,其实,没有人知道 她有多迷茫,更有多无助。她至今还记得,从县城到小城,近四十公里的路,靠着双脚和一份坚持,她走了一天的时间。路上就吃了一点干粮,渴了喝几口山泉,随身带的箱子里,除了几件换洗的衣物,几本书外,几乎没有什么东西。

当时,庄小婉一个人来到小城,已经累得精疲力尽的她,独自站在小城繁华街道上,她甚至没有想到,自己会在这里,俨然,已融入其中,成了小城的一份子。天空一片乌黑,下着冰冷的雨。虽然是七月初夏,空气中依然充斥着一股冷意。庄小婉把自己藏身于一座大楼下躲雨,夜晚的小城,街道上除了过往的车辆,已经很少行人。同样在大楼下躲雨的人却不少,他们大多是周边乡下进城打工干零活的,为了省下房租,找了这样能够遮挡风雨的大楼,几个人一起,就地和衣而睡,也不讲究什么卫生与安全。几个男子睡不着,趁着街灯,在那玩着扑克牌。那边几个女子,背靠着干活用的背篼,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。有两个似是累极了,背对着街道,已是睡着了。

庄小婉一身干净的打扮,还拎着个箱子,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众多背篼面前,却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动静。人们最多是看了几眼,觉得这个女孩有点仓促,并没有谁多问什么。毕竟,谁愿意管一个陌生人的闲事?靠墙里面的位置已经占满了,庄小婉只好将就着坐在楼梯口,任风不时地吹着雨水,偶尔地飘落身上,她紧抱着双手用以取暖,神色凄楚,前面一片迷茫。这时,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子叫了声孩子,到里面来吧,外面怕雨淋湿了。

那女子很是热心,为庄小婉腾出了一块位置,还找来几张干净的报纸铺在地上。庄小婉实在是太困了,向女子点点头,笑着致谢后,躺了下去。她这还是平生第一次在外人面前睡着,心里不知道是否有着感激,她真的好累好累。那女子本来想着问庄小婉些什么,看她一副疲惫的样子,而且显然心事重重的,心中不忍,在把手中的馒头分一个庄小婉吃了后,那女子紧挨着庄小婉坐着,示意她安心睡,她为她抵御着一丝风寒。感受着女子的这种呵护,庄小婉心中暖暖的,竟然很快地沉入梦乡。本来,她还想着第二天醒来,能够当面再郑重地向女子道谢。只是,她没有想到,自己甚至连女子的相貌都未看清,更不知道她的名字,她们便从此不再有交接。尽管这么多年来,她一直在寻找,却再也没有找到,心中的感激,也无法亲口说出。这在庄小婉的心中,一直成了一个遗憾。

庄小婉是幸运的,至少,在来到小城之后,她的一切,她的人生轨迹,终于,开始走向了正确方向。

第二天早上,庄小婉是被一个小女孩的声音叫醒的。小女孩就是张志国的闺女,当时只有七岁多点。天已经亮了,雨也已停了,有温暖晨曦,透过薄薄的云层,洒下一片淡金色的光。庄小婉睁开迷糊的双眼,看到一张精致如天使的容颜,有些不确定自己在哪里。天使正盯着她,眼里满满的好奇,她不能理解,这位姐姐为什么要睡在路边屋檐下。抬头,庄小婉便看见一张俊逸硬朗的脸庞,清晨的阳光,给这张脸庞的身子,一个模糊的光晕背景。庄小婉一时看傻,呆住。她真的不能确定,自己是不是到了天堂。

张志国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庄小婉。楼道中经常会有那些做小工的背篼占了地睡觉,这不是他能关心得了的事情。只是,闺女突然挣开他,向那个背影跑过去,并叫醒了对方。而当庄小婉转过身来,看着那张略微憔悴,却依然十分稚嫩的脸庞,张志国便知道,自己看走眼了。他的心底,升起一股想要保护她的愿望,没有道理,如此的突兀。

事实上,张志国从一开始起,就把庄小婉定位在女儿相同的位置。这也是到了最后,他无法说服自己放下心头困惑,一直不能确定,两个人之间的关系,一种说不清,道不明的情愫,无法戳破那层窗户纸。

山西治癫痫的医院在哪
癫痫的症状表现常识
得了癫痫应该怎么做